鸳鸯因为尿急,无意中撞破了正在偷情的司棋和表弟潘又安。潘又安私进大观园幽会司棋,被抓住就是死罪。

  大观园是姑娘们居住的场所,尽管贾宝玉住在其中不合理,却严禁其他男子进入其中。

  之前尤氏因为园门没关,惹出来一系列故事,最终让王熙凤被邢夫人置气,说她在贾母寿庆之时,胡乱惩戒贾府老家人不给贾母积福。害得王熙凤委屈,回去伤心哭起来。

  如今正是看管园子门的婆子被收买,放了潘又安进来私会司棋,贾家的管理果然有问题。

  按照当时的规矩,贾宝玉的年纪,早都不方便和姑娘们住在一起,也影响姐妹们的清誉。

  虽说大观园为曹雪芹设计的一处“桃源之地”,贾宝玉住进去有其必然性。但以客观现实论,不得不承认当初贾元春安排贾宝玉进大观园的“不合理”。尤其背后是王夫人私心与贾母争夺儿子监护权,而故意罔顾伦理规矩。

  不同之处是宝黛二人相敬如宾,潘又安和司棋却要越雷池一步,好在被鸳鸯给惊散了。

  相同之处是宝黛爱情以当时的伦理道德,与司棋和潘又安“私情”也没什么区别。

  大观园没有长辈监管,就会出现这种情况。究其原因还在王夫人的私心。如果贾宝玉还住在贾母房中,就会很好地控制事情的发展。

  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感情美则美矣。以当时的伦理来衡量,就像袭人所说是“丑祸”和“不才之事”。

  鸳鸯是出了名的“拆”鸳鸯之人。她撞破野鸳鸯,注定没有好结果。不久潘又安就畏罪潜逃了。按照《红楼梦》成书的年代,正是“逃奴令”严格的时期,潘又安逃跑没有合法身份,外头活不下去,抓回来也在劫难逃。

  司棋因此一度绝望,弄得鸳鸯不好意思反而去劝慰她。两人披肝沥胆说了一些“千里搭长棚,没有不散的宴席”的话。

  林黛玉更是“喜散不喜聚”,她的《葬花吟》《秋窗风雨夕》同样是对未来“散”的悲观,也是与贾宝玉有情。

  曹雪芹借由三段“自由爱情”就要表达不自由的现实,情节一贯相连,要互相联系来看。

  又想起王熙凤自从受了气,这几天都病恹恹的不精神,便趁贾琏不在家,过去看看。

  二,鸳鸯被贾赦讨要过后,发誓永不嫁人,如今趁贾琏不在,也是避嫌他们“父子”关系。

  从中就能看出鸳鸯对贾琏有一点意思。而王熙凤的妒忌也到了尽人皆知,谈虎色变的地步。毕竟尤二姐前车之鉴就在不久。

  鸳鸯进了凤姐院中,二门上的人看见她来,忙站起来等她进去。到了堂屋,平儿刚从里间出来。见她来了就说凤姐才吃了饭睡了,让她别处稍坐。

  鸳鸯只得和平儿来到东边房里来,便问凤姐情况。平儿见问,因房内无人,便叹道:“他这懒懒的也不止今日了,这有一月之前便是这样。又兼这几日忙乱了几天,又受了些闲气,从新又勾起来。这两日比先又添了些病,所以支持不住,便露出马脚来了。”

  王熙凤的病就是头年流产受了损伤,当时说引发下红之症,直到九月才陆续康复。中间夹了贾琏偷娶尤二姐的事,又气怒一顿折腾。尤二姐虽说死了,凤姐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。今年这一年病情便时常反复。

  平儿说她“一月之前便是这样”,证明病又犯了。加上贾母寿庆忙乱,又受了邢夫人的气,不好了起来。

  以王熙凤的性格,如果不是实在支持不住,她是不可能“露马脚”被人看出来的。但她此时的身体已经不能支持她再逞强。这是内忧。

  外患则是从邢夫人到尤氏,林之孝家的等大小奴才,都恨王熙凤,时刻等着她犯错好给予致命一击。

  这次大观园关门事件引发的苛责,就让王熙凤始料莫及也百口莫辩。变相证明她的权威和掌控力大幅降低,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。

  (第七十二回)鸳鸯道:“虽然如此,到底该请大夫来瞧瞧是什么病,也都好放心。”平儿道:“我的姐姐,说起病来,据我看也不是什么小症候。”鸳鸯忙道:“是什么病呢?”平儿见问,又往前凑了一凑,向耳边说道:“只从上月行了经之后,这一个月竟淅淅沥沥的没有止住。这可是大病不是?”

  平儿听闻却口出骇人之语,说“我看也不是什么小症候”,就是说“我看是大病”的意思。

  平儿的话并不见伤心和忧愁。却当一件新闻来说。就是人性缺点使然。平儿的几个缺点特别明显。

  其一,嘴巴不牢,同样的话袭人、鸳鸯从来不见说,她却一再将贾琏和王熙凤的秘密对外当新闻说。

  其二,平儿与王熙凤此时的感情分明淡漠,到了隔阂很深的地步。并不忌讳泄露王熙凤的秘密。

  其三,平儿立场不明。之前告密尤二姐后又后悔,跑去尤二姐跟前忏悔,反而暴露了王熙凤害人的事实。

  而王熙凤在前执法,她却在背后宽恕,根本就不是与王熙凤红脸白脸。真要为王熙凤好,骂名应该由她承担才对。何以错误全是王熙凤的。

  平儿一次次对王熙凤如此,凤姐不可能没察觉她与自己有异心。也是始终不晋升她姨娘的原因,毕竟与尤二姐和秋桐比较,平儿威胁更大。她在贾家的声望太高。

  (第七十二回)鸳鸯听了,忙答道:“嗳哟!依你这话,这可不成了血山崩了。”平儿忙啐了一口,又悄笑道:“你女孩儿家,这是怎么说的,倒会咒人呢。”鸳鸯见说,不禁红了脸,又悄笑道:“究竟我也不知什么是崩不崩的,你倒忘了不成,先我姐姐不是害这病死了。我也不知是什么病,因无心听见妈和亲家妈说,我还纳闷,后来也是听见妈细说原故,才明白了一二分。”平儿笑道:“你该知道的,我竟也忘了。”

  鸳鸯最可怕的是出口成谶,预言太准。她说刘姥姥外孙板儿笔锭如意(必定如意),板儿就赢得美人(巧姐)归。

  她说平儿和袭人自以为有了归宿,别得意太早,还不一定。未来二人双双希望落空。

  血山崩又叫“血崩之症”,是女性非常严重的妇科大出血。在古代没有手术治疗方案,也没有特别好的止内出血的办法,一旦“血崩之症”,九死无生。

  鸳鸯的姐姐就是血崩而死。王熙凤此时下红之症复发止不住血,预示日后必然因此而死。

  王熙凤一生对人狠毒,最想生个儿子而不得,在外头放高利贷,吸尽了苦难人的血泪。她草菅人命,双手沾满了鲜血。张金哥和未婚夫、贾瑞、鲍二家的、尤二姐和腹中孩子都直接和间接因她而死。最终以“血崩之症”而死,也是她的报应不爽。

  鸳鸯说王熙凤血山崩,就能肯定王熙凤一定是此症而死,为日后做谶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!

  《趣侃红楼》系列文章每天一篇,将为您持续更新!以上观点根据《红楼梦》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、推论。

  文|君笺雅侃红楼 插图 |清代画家孙温《绘全本红楼梦》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